温水

*一切不符合现实情况的内容都是为了文章服务勿深究

“我真的巨累,你知道吗。”
卜凡瘫在沙发上,头枕着靠背生无可恋的小声抱怨,岳明辉正在倒水的动作停了一下,又继续往杯子里加热水。
“我想喝雪碧,最好是冰的。”
“嗓子不想要啦,后面行程排的很满,你要是生病了你那些兄弟女友的不得急死呀,’我们凡凡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呀’’哎呀凡凡看我啦!怎么回事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凡子注意身体心疼死我了!’”
卜凡看他绘声绘色的学着粉丝说话并且有停不下来的趋势不得不拍着身边的位子说:“哎呀行了行了我喝热水行了吧,你快过来坐忙一天了,歇会儿。”
岳明辉端着两杯热水坐在沙发上,卜凡接过一杯灌药似的咕嘟咕嘟喝了,把岳明辉急坏了:“你慢着点儿!烫哒!”旁边的大高个儿浑然不在意,抹了抹嘴:“你也快点儿的喝了,别一会儿凉了白兑那么半天。”
刚刚搬进大房子没多久,生活用具都还没配太齐,饮水机只有机没有水,想喝热水得自己烧然后再等着晾凉或者拿瓶装水兑,打从刚才一进屋岳明辉屁股就没沾凳子,第一件事就是拿热水壶把热水烧上,这个大个子弟弟不让人省心,本来青岛人就不太能适应北京的干燥天气,最近又赶上换季,每天忙的起飞,嗓子一直就不太舒服,还老惦记着喝冰雪碧,当哥哥的可不得多操着点儿心吗,这节骨眼儿上病了,耽误事儿不说,粉丝得多心疼呀,看吧,这就是我们岳明辉,多体贴,多宠粉儿,卜凡哪儿能不知道这些呢,心里门儿清,也就是当着哥哥的面儿撒撒娇,听他唠叨两句权当解解乏了,看着小少爷似的矜贵人儿给自己忙里忙外的,就是两字儿,妥帖。
“你看见洋洋小弟了没?”岳明辉一边儿慢悠悠的喝着水一边儿关心着其他两个弟弟的行踪。“见着了,刚下了车跟我打了个招呼俩人就跑没影儿了,买吃的去了。”
小弟正长身体的时候,每天二十四个小时,一半儿时间都是饿的,偏偏忙的吃饭时间都不规律了,大半夜的木子洋不放心他一个人去买,保姆一样跟着屁股后面儿就去了,操心命的队长当时正在跟助理确认第二天的行程,自然没看见那俩追风少年一溜烟儿的往卖吃的的方向狂奔。
“他俩不会叫个外卖啊,这么晚了真是不嫌累。”岳明辉放下喝空了的水杯:“还喝吗?再给你倒点儿?”“不喝了,哥哥你也知道这么晚了,哪儿还有送外卖的,他俩估计是去便利店了。”岳明辉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嚯,一点半了都,行了你快去洗澡,我把这收拾收拾给他俩打个电话再洗。”卜凡哪儿能让他一个人收拾,虽然也没什么但是就是不能让他哥哥一个人收拾,俩人麻利的把客厅大概收了收,给木子洋打了电话催他们快回来睡觉,又给晾了两杯热水,就各自洗澡去了。
卜凡坐在床上擦头发,目光有些呆滞,显然是缺觉了,因此听见自己房门被推开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直到他哥哥把枕头扔到床上,在他身边坐下,才从大毛巾里露出脸,受宠若惊般看着身边的人颤颤巍巍的说:“咋……咋了......老岳你……”虽然俩人已经确认了关系,该做的不该做也基本上做了个遍,但是矜持的队长始终没有同意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挪个地儿,卜凡也能理解,毕竟屋里还有个未成年,还是得克制一下自己,所以此情此景可把卜凡凡激动坏了,头也不擦了,毛巾扔到地上就要搂旁边的岳明辉,手还没伸过去就被打了一下。“去把头吹干了先。”岳明辉边说边往床上爬,翻个身整个人呈大字霸占了一大半儿床,喃喃道:“舒坦啊。”卜凡眼睛都直了,为了尽快一起舒坦迈开长腿就往厕所走。
岳明辉偏着头,听着吹风机卖力工作的声音,鼻子里全是卜凡特有的味道,不自觉的就笑出了声。
本来头发就短,刚刚又拿毛巾擦过了,吹干不过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卜凡急哄哄的从厕所里出来就看见岳明辉笑的的虎牙露在外面,眼尾也笑出了好看的小褶子,卧蚕鼓鼓的,让人想亲一口,这么想也这么做了,目光比刚才还呆滞,像是聚不了焦的相机,失了魂一样走过去跪在床边亲了亲那人的眼睛,这个人太好了,哪里都好,好到他不知道该看哪里,该把目光聚焦到哪里,就这么一下又一下的亲着他的眼睛,感受着那长的能放火柴棍的睫毛随着眼睛轻轻的抖动刷着他的嘴唇,痒痒的,像是羽毛刷在了他的心尖尖上,岳明辉本来笑的开心,被这么一下一下的亲着,心里像是被海绵填满了,酸酸的胀胀的,充斥着难以言喻的感情,满足的不得了,在这一刻前所未有的深刻感觉到了这个弟弟的爱,另一只眼睛看见他还跪在地上,赶紧支起身子说:“快点儿上来,地上又没铺地毯,膝盖着凉了明天得疼了。”
卜凡这才像醒了一样,看着他哥痴痴的笑,长腿一伸就压在了哥哥身上,岳明辉被他压的呼吸一滞,192的体重不是开玩笑的,但是他一点儿也不想推开他,手在这个大狗狗一样的青年背上来回轻抚,没几下就被捉了去,卜凡直起身,仔细的看着这双伤痕累累的手,手指点过一个个小伤口,低下头,睫毛遮住了眼睛里的心疼,一根一根的亲过去,在有伤口的地方轻轻吮吸,岳明辉不好意思了,把手往回抽,卜凡顺势俯下身,手肘撑在哥哥头旁边,高大的身形把身下的人遮了个严实,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对视着。
也不知道是谁主动,反正等反应过来已经粘糊糊的亲在了一起,这不是一个激起欲望的吻,只是为了确认是他,爱他,在这安静的深夜里,外面的一切都影响不了他们,只有这个饱含爱意的吻,以及两颗互相交付的心。




木子洋和灵超吃完东西回家看见大灯都熄了,只有淡淡的廊灯给他们留着,蹑手蹑脚的进了屋,就看见桌上两杯还有一丝热气的温水,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拿起一饮而尽。
深夜回家有人给留灯,桌上还有温度正好入口的温水,实在是很幸福。

2018-05-02 4 37
评论(4)
热度(37)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