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ymh没有想到2

“192的弟弟把头埋在我颈窝里并且有往胸上移的趋势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这就是岳明辉现在的心里活动,他能感觉到卜凡的大脑袋重重的压在自己肩上,热热的大掌像是烙铁一样捏着自己的腰和手,岳明辉能感觉到卜凡的手里潮潮的,带着自己的手心里也出了些汗。

岳明辉有一丝丝紧张,刚才出了汗,会不会不好闻……等等!这不是重点好吗!现在这个情况是?请问有事吗卜凡先生?这样抱在一起也是挺热的?有话咱能分开说吗?就算你弯了腰我头也得一直抬着很累呀,你自己多高心里没点数吗?

卜凡内心里也很波澜壮阔,承载着他一颗少男心的小船已经被浪打翻了,他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浪,不对,只想让时间停止在这一刻,好让他可以一直闻着哥哥的味儿,感受着哥哥皮肤的温度。

和哥哥的细腰。

岳明辉快要窒息了,他推开卜凡,没有推动,又使劲儿推了一次,没有推动,卜凡稳如泰山。岳明辉出离愤怒了,唯一自由的手狠狠锤了一下卜凡的头,卜凡闷哼一声。没有然后了。

“你怎么回事儿凡子?受委屈了?谁欺负你了?能不能把哥哥放开?哥哥给你报仇去。”岳明辉郁闷的在武力威胁不起作用的情况下开始诱哄这个挂在自己身上挂•庞然大物•件。

“你。”卜凡闷闷的声音在岳明辉耳边响起。

“不是,凡子,你说这话有没有点儿良心了,啊!哥哥对你还不好吗,什么时候欺负你了?”岳明辉委屈,岳明辉说了,“唉不是,你先起开!”终于挣扎着从这个让人窒息的怀抱里脱离出来,岳明辉仿佛看见了人生走马灯,我岳明辉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你叫了我老公。”卜凡低着头抬着眼委屈的看着岳明辉。

岳明辉被这小狗眼,不,大狗眼看的头皮一阵发麻,心想果然,坏就坏在这儿了,跟这儿等着我呢,又软下声音撒娇似的说:“哥哥不是跟你道歉了吗,真的!下不为例,你就别生气了,哥哥带你去吃大螃蟹。”

卜凡更委屈了,他哥哥根本就是一只呆鸡!根本就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你叫了我老公!”

岳明辉头大,岳明辉爆炸,岳明辉后悔,岳明辉流泪:“然后呢?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样!”气的岳明辉彪出了台湾腔。

卜凡上前一步双手扣住岳明辉的头,咆哮:“你还没有和我表白!你都喊我老公了为什么不跟我表白!你是不是还打算喊别的臭男人老公!”

岳明辉脸被捏的变形,岳明辉大脑也有点变形,不然海龟研究生怎么有点听不懂这个弟弟在说什么?


本章我感觉略有一点ooc?不过本来就不是纪实向的大家将就着看吧😂

2018-05-02 15 66
评论(15)
热度(66)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