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ymh没有想到6

*略略有一点虐

卜凡怕了,虽然说的确很想跟岳明辉挑明,也在心里暗暗祈祷他能发现自己的心意,但是看见他难得一见的严肃表情,卜凡还是有点紧张,他老实的过去坐下,胳膊肘撑在膝盖上,几根长长的手指纠缠在一起,头垂的低低的,不敢看他哥,就像等着审判结果的犯人一样,沉默的接受自己的命运。

“凡子,你跟哥哥说实话,是不是烦哥哥了。”岳明辉侧着头对卜凡说。卜凡一听这话头立马抬起来了:“不是!不……你怎么能想到我烦你上去了,我哪儿表现的烦你了?”“你躲着我,不跟我交流,给你送瓜还瞪我,还吼我,这不是烦我了是什么?”岳明辉苦啊,这个弟弟言行不一还在这儿装蒜呢。

卜凡眼睛一下子睁大了:“我没有!我没有烦你好吗!你怎么这么迟钝啊,你研究生怎么毕的业。”岳明辉捏捏鼻梁:“好好说话怎么还人生攻击我了。”“我没有人生攻击你,是你自己……”“我怎么了?”“你……”“我……?”

岳明辉真想把卜凡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有话直说行不行,是不是爷们儿了,扭扭捏捏的怎么回事儿。”

“我喜欢你。”

“???????????”

岳明辉愣住了,他当然不会以为卜凡说的喜欢是兄弟间的喜欢,毕竟也二十好几的人了,又在英国呆那么些年,还没有单蠢到那个程度,他只是……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他一直当弟弟对待的大傻个儿跟他表白了,这个心理上首先就,就不太能理解是怎么一回事儿。

“咳……这个,凡子,你现在吧,处在一个比较封闭的环境,对吧,这个,接触的人也比较少,社会关系也比较简单,你这个吧,很可能是雏鸟情节,对,雏鸟情节,就,可能就是把依赖呀,信任呀这种情绪理解错了,实际吧,你……”岳明辉说不下去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他当然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欢这种事,对于22岁的青年来说不会再判断错了,但是他能说什么呢,别看这大高个儿看着威武雄壮的,其实内心敏感着呢。卜凡一言不发的听岳明辉胡说一气,到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室内就陷入了一片要命的寂静。

岳明辉又开始抠手了,无意识的,焦虑的时候就会这样,一双手伤痕累累,让人看着就心疼,眼见着一块儿好皮快被抠烂了,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分开了那两只互相伤害的手,卜凡低低的声音传过来:“对不起,哥哥,是我任性了,你别放在心上,我……我以后,不会再……再这样了。”话说到最后,隐隐有些哽咽。

岳明辉看着卜凡,心里不比他好受,这个爱哭的弟弟,明明眼眶都红了,还强忍着不掉金豆子,分开自己双手的手也轻轻颤抖着,岳明辉把卜凡的手包起来,放在嘴边亲了亲。

“想哭就哭吧。”





不会be的,只是一个过程

2018-05-03 3 41
评论(3)
热度(41)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