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不喜欢你是我的错觉 2

岳明辉知道不凡科技,是近些年来圈里的新贵,创始人一直神神秘秘的,基本没有在大众视野里出现过,各种杂志想要采访他比登天都难,打的电话卡在秘书那里就过不去了,也难怪他不认识,岳明辉心里想,之前以为是长得太那什么或者有什么隐疾,见了真人才发现可能真的只是太低调不愿意在公众视野中露面。

卜凡手伸在半空中有些尴尬,他又咳了一声,岳明辉才像睡醒了一样伸过手去与他握了握:“你好你好,我是PRA的岳明辉。”卜凡收回手在身后握拳,手心里还残留着岳明辉的温度,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故作潇洒,“早就听说过岳公子大名,以前一直太忙,今天有幸见上面,果然是名不虚传。”岳明辉这会儿心里的那点儿不忿早就消失的不见踪迹了,这人确实有资本,本来以为自己183已经算是优秀了,站在这人面前却是显得有些不够看,他顺着卜凡的话往下说:“哪里哪里,还是卜总名气大些,a市现在谁不知道不凡科技呀,卜总才是青年才俊。”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笑了,嘛呢这是,两个大好青年怎么学的跟那些老头子说话一个腔调,还青年才俊呢。卜凡笑的肆意,看的岳明辉有点呆,没想到他还有酒窝,和这个黑社会一样的体格实在不符,两人默契的没有再客套,“别总来总去的啦,咱俩年纪差不多吧?”岳明辉自报家门,“我是92的,你呢?”卜凡夸张的“啊?”一声,“不是吧!我以为我比你年纪大啊,我是96的,还得叫你一声哥呢!”岳明辉也有些惊讶,不知道怎么的嘴上就没个把门的溜出一句:“那你这长的可有点儿着急啊。”

说完就后悔了,怎么的呢这才说了几句话啊就损上人家了,赶快补了一句:“不是,我,我是说你这个儿,长的可真够高的!”卜凡也不生气,看着他笑眯眯的说:“是呀,大家都这么说的。”岳明辉心里狂抽自己大嘴巴子,脸上也带了点儿着急的样子,“真不好意思,刚才嘴上没个把门儿的,你别生气啊!”卜凡看他这样儿赶忙安抚道:“嗨!至于吗,这哪儿能生气啊,都是大老爷们儿,不至于的哥哥。”

岳明辉这才放下心来,要是让他老子知道他第一次见面就把圈内新贵给得罪了还不得收拾他,不过两人这会儿也算是破冰成功,没刚开始那么尴尬了,又东拉西扯的说了些没营养的话,互相真情实感的恭维了几句,卜凡夸岳明辉西装好看,领带也选的有品位,岳明辉夸卜凡身材好,比例佳,长的跟雕塑似的,反正就是一场正常直男之间的对话,一点儿也不gay。

酒会开始了,两人也不好再躲在角落里,跟着大家一起转移到宴会厅,和各位叔叔伯伯喝了几杯,又和几位近期有合作的公司代表寒暄几句,这种事最耗时间,一圈人站一块儿,你一句我一句,等他应付完天已经黑透了,岳明辉肚子饿,下午吃的三明治早就消化的一干二净,这会儿看着那些精致的小点心有些蠢蠢欲动,给还陷在人堆里交际的小伙伴卜凡飞了个眼色,便自顾自的去拿东西吃,对他来说到这儿露个面儿就算完成任务,今天这样儿的得算超额完成任务了。

拿了一小碟点心就找了个没人的露台上坐了下来,也不管形象了,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些甜腻腻的点心吃完了,齁的他嗓子眼儿都快糊住了,赶快回到厅里找酒喝,连着灌了几杯才觉得喉咙里清爽了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喝的鸡尾酒,他懵懵的返回露台,靠在栏杆上缓了缓,越缓越觉得有点儿上头,这就是他不喜欢鸡尾酒的原因,喝在嘴里不觉得有什么,实际度数却不低,他之前喝的那些酒精还没挥发完,刚刚又猛灌几杯,确实是该醉了,岳明辉本就不擅长喝洋酒,要是啤的还能算个能喝,对上洋酒只能乖乖认怂,这会儿要不是靠着栏杆可能已经站不稳了。

卜凡终于应付完,在厅里转了一圈也没看见岳明辉,只当人是先溜了,就准备到露台上抽烟透个气,烟还没拿出来就听见旁边有人说话,转头一瞧,嘿,熟人岳明辉,正准备上前打招呼,又听见他隐隐约约的说了句什么,卜凡脚下停住了,这是不是给小情儿打电话呢?他有点不爽,还没等这股不爽的劲头往上走呢,就发现那人两手交叉搭在自己肩上撑着栏杆,没手拿手机,他走过去就闻见好大一股酒味儿,他皱皱眉头,这得是喝了多少啊,“岳哥?”他试探的叫了一声,没人理他,他走到岳明辉旁边,就看见他满脸通红,睁着眼睛,眼睛却没有焦距,嘴里嘟嘟囔囔的,卜凡凑过去,据他不足二十厘米,终于听清了岳明辉在说什么:

“今天我看见一个男模,像个黑社会来自美国,笑起来还有酒窝像我外婆……”

卜凡:“……我就假装不知道你在说我吧。”

恭喜几几喜提醉酒小辉。

2018-06-07 8 67
评论(8)
热度(67)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