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不喜欢你是我的错觉 4

不喜欢你是我的错觉 4


卜凡头发都要立起来了,赶紧把人弄下车,让司机把车开走后便拖着这个醉汉进了电梯,电梯里岳明辉摇头晃脑的对着镜子做鬼脸,卜凡此刻已经很难将眼前这个人和几个小时前的那位贵公子联系在一起了,他住在顶楼,失重感令岳明辉很不舒服,哼哼唧唧的,他只好把人揽在怀里,好在电梯很快就到了,刚跨出电梯,岳明辉突然干呕了一下,卜凡惊慌失措的往旁边一闪,岳明辉就跪在了地上。


……

气氛一时间降到了零下,岳明辉还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可能醉酒也把他的痛觉神经也麻痹了,没有喊痛,只是坐在地上抬头疑惑的看着卜凡,自己试图站起来却脚下打滑又坐在了地上,卜凡看着岳明辉笨拙的动作和委屈的表情,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岳哥你要吐吗?”卜凡蹲在他旁边内疚的不行,刚才闪开纯粹是条件反射,岳明辉抬起手想揉眼睛被卜凡抓住手腕,“别揉,没有洗手很脏的。”他看着捏着自己手腕的大手,醉酒的人脑回路可能都不太正常,所以他伸着脖子,在那骨节分明的拇指上亲了一口。卜凡惊的差点没坐在地上,他赶紧的把人扶起来,谁知道他还会干出什么事,装作无事发生那样把被亲过的拇指在嘴边蹭了蹭,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岳哥你要是想吐就说,别突然袭击啊。”岳明辉低着头,整个人挂在卜凡身上,低低的“唔”了一声算是回应。


进了家门岳明辉好像清醒了一点,问卜凡:“这哪儿啊?”卜凡蹲着给他脱鞋,“这是我家岳哥,你手机坏了我联系不上你司机,也不知道你住哪儿,就先把你带回来,你将就一晚。”换好拖鞋,把人拎起来往沙发上带,“岳哥你先坐一会儿,不舒服喊我,我去给你冲蜂蜜水。”


岳明辉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空气中有衣物洗涤剂的味道,闻着很舒服,刚才想要呕吐的感觉减轻了不少,他看着端了杯水的卜凡走过来,坐在他旁边,屋子里只有开放式厨房和沙发旁的落地灯,都是温暖的黄色调,整个空间都是暖暖的,昏昏沉沉中,岳明辉感觉自己像是走进了什么电影里的场景,卜凡的体温和浅淡香水味,与房子里的味道混在一起让人只想窝在他旁边睡一觉,蜂蜜水被举到自己面前,他听见男人压低了的声音,“岳哥,喝一口,温度正好的。”


他张开嘴巴,幼稚的“啊”一声,旁边的男人笑了一下,真的开始喂他,他就着卜凡的手喝了几口温温热热甜甜蜜蜜的水,舒爽了不少,温度果然正好,卜凡盯着岳明辉,看他用舌尖往外顶了顶杯沿,心头躁动,强忍住吸一吸那舌尖的冲动,问他:“不喝了吗。”又是一声低低的“唔”。卜凡拿过杯子,就着岳明辉的口水印把里面剩余的蜂蜜水一饮而尽,真的很甜。


把人扶到客房,卜凡去拧了热毛巾给岳明辉擦脸,还没擦完就听见岳明辉小声抗议,“轻点儿……我要洗澡……”卜凡有些犹豫,他怕自己忍不住,可是岳明辉已经歪歪扭扭的把西装外套和马甲都脱掉了,眉头皱着看起来很不舒服,卜凡又不忍心了,帮他把衣服拿起来挂在衣柜里,走到床边给他脱袜子,扯了一下没扯掉,他觉得奇怪,把西装裤腿撩起来一看,不得了,他基本上是当场就半勃了。


纤细的脚踝被袜子包裹住更显的踝骨突出,半高筒的袜子提到小腿肌肉下方,被夹子夹住边缘,卜凡这辈子第一次看见真人穿吊带袜,黑色的松紧带衬的皮肤更白了,穿的时间有点久,边缘的皮肤有些泛红,他伸手抓了一下胯下,咽了口唾沫,颤抖着双手把岳明辉的裤口解开,往下褪,岳明辉丝毫没有察觉的有什么不对,配合的抬起屁股,卜凡把他裤子脱到膝盖的时候已经全硬了,男人就是这么肤浅,很容易就会被激起反应,视觉上受的刺激第一时间就会反应到下体上。


卜凡的手摸上岳明辉大腿上的松紧带,他只知道吊带袜,这个东西已经超出他的知识范围,他估计应该是叫衬衫夹?勒在腿肉上的黑色套圈用两根布带连着小夹子夹住衬衣,大腿上的肉稍微多一点,被勒出了美妙的痕迹,他的手指插进套圈里,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时岳明辉哼唧着扭了一下又睡着了,卜凡突然惊醒,闪电般的收回手指,站在床边俯视着床上的人,他一不做二不休,把岳明辉的裤子彻底脱掉。


此时的卜凡只能说出两个字,刺激。床上的岳明辉被发胶固定住的头发有些散乱了,垂了几缕下来,上半身穿着平整的衬衣,下半身却只有袜子和极具性暗示意味的小配饰,刚才摔了一跤的膝盖泛着一层诱人的浅红,卜凡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又放开,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去做什么过分的事,他现在不敢再去动岳明辉,只好给他盖了一床小毯子后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看着岳明辉的睡颜发起了呆。




极力克制自己别开车。

2018-06-10 20 46
评论(20)
热度(46)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