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不喜欢你是我的错觉7

卜凡拿着长相奇奇怪怪的吹风机回了卧室,插上插销后凑进岳明辉看了看,用手指轻轻拨了拨他长的不可思议的睫毛,忍不住揪了揪,没揪下来,倒是把人弄醒了,只不过是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嘴里嘟囔了句什么他太紧张没听清,便又翻身继续睡了,卜凡嘴上带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笑容坐在他身后,把吹风机打开轻柔的拨弄着那一头湿发。


从门被推开的一瞬间开始,岳明辉就进入了警备状态开始演戏,直到被揪了睫毛他的睡美人便实在演不下去了,转了个身想逃开这个见证他尴尬时分的大高个儿,没想到却被人揉着头发用吹风机吹,所以刚才是出去借吹风机了?他不自在的动了动,却被旁边的人以为是不舒服,他感觉到耳朵边上湿湿热热的,那人把吹风机关掉俯在他耳边说:“岳哥别动,我给你把头发吹干,要不然明天会生病的。”


他耳朵非常敏感,被这样贴着说话让他整个人都僵掉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的继续演,假装不舒服的哼唧了两声,听见身后传来的痴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任他折腾,被温柔的吹着头发,后背靠着有温度的身体,他竟然也就迷迷糊糊的真的睡着了。


岳明辉是被香味馋醒的,他睁开眼迷茫的打量了一圈,花了几秒才想起来事情经过,彻底清醒的他给了自己一个小耳光,怎么这么丢人啊,不想面对现实,想逃避,噫这楼层怎么这么高,房子里有没有第二个门啊,这么想着的岳明辉在床上蹬着腿想踹死昨天的自己,手狠狠的攥成拳头捶着床认真思考现在出去把卜凡干掉的可能性,事实证明,有些人真的不能想,门被推开,卜凡走了进来。


床上的人把脑袋蒙进被子里逃避现实,卜凡被可爱到了,伸手温柔的推了推被子堆,“起来了岳哥,早饭我都做好了。”说是早饭,其实已经十一点多了,岳明辉动了动腿,装作刚睡醒的样子从被子堆里钻了出来歪歪扭扭的坐好,演的非常像,和专业演员不相上下,自认为完美表演的岳明辉还没张嘴说话,就听见卜凡强行忍笑的说道:“岳哥,你头发......”爆炸了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岳明辉就和一道闪电一样冲进了卫生间,那一刹那,卜凡好像看见了幻影。


岳明辉绝望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更加坚定了卜凡不能留这个信念,甚至已经开始寻找凶器了,但是瞄了一眼镜子,还是先想想这头有自己想法的秀发怎么解决吧,他看着张牙舞抓肆意生长的头发,一个头两个大,字面意义上的一个头两个大。


平常他要想头发不爆炸都是洗完以后仔仔细细的吹干梳好,就算这样第二天起来也不会太服帖,但是今天这种渡劫现场般的造型也是不会出现的,岳明辉烦躁的抓抓头发,纹丝不动甚至弹了一弹,他气的原地蹦了几下,还没发完疯就被敲门声打断了,卜凡把门推开一条小缝,将吹风机递了进来,“岳哥要不你洗个澡吧,牙刷在镜子后面有一次性的,昨天……”又一次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不提昨天还好,岳明辉此刻即将崩溃,他抢过吹风机把门锁上,一句话不多说的开始脱衣服洗澡,卜凡在门外痴汉笑,害羞的岳哥也好可爱。


岳明辉在卫生间里磨蹭了起码一小时,卜凡做的早饭都凉透了,怕影响口感一直没敢热,听到卫生间里吹风机的声音停了才去一一热好,自己打的小米豆浆冒着热气,饺子煮好后凉了不好再热,就上油锅煎的金灿灿的,一碟儿拌黄瓜盛在白瓷盘子里看上去就很有食欲,还有自己腌的泡菜,淋上一点儿红油,家常早饭,醉酒后的最高配置。


终于让头发不再爆炸的岳明辉从卫生间里出来,身上还是昨天夜里卜凡给他套上的t恤和宽松的大裤衩——挂着空挡,体型原因,穿在身上就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朋友一样,他甚至要时不时的提一提裤子才能保证它待在该待的位置,他寻着香味儿走到开放式大厨房的中岛边,因为只有两个人,卜凡就没有把饭端到餐厅,他看着卜凡笑眯眯的说:“岳哥快吃!尝尝我手艺咋样。”磨磨蹭蹭的在他对面的高脚凳上做好,先是喝了一口小米豆浆,有醇厚香味的豆子和晶莹剔透的小米打成的糊糊很好的安慰了他的胃,夹了一个煎饺,再配上爽口的泡菜,岳明辉此刻完全升华。


卜凡虽然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但还是有些忐忑,“咋样啊岳哥?合你口味儿不?”岳明辉嘴里还有饺子,馅儿还是有点儿烫,一边哈嘶哈嘶的呼气一边竖着大拇指:“好吃......”卜凡得到肯定后才举起筷子和岳明辉一起吃饭。两人就这么沉默着将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岳明辉客气的抢着洗碗,被卜凡支走去沙发上坐着看电视,本来一肚子气想撒的岳明辉现在就是一个放了气的气球,让人照顾的服服贴贴,一点儿气都没了,就觉得丢人,在小自己四岁的弟弟面前耍酒疯让他有些抬不起头,还让人照顾自己一晚上,还好没吐,要不然真的,他都想一头撞死。


洗完碗把厨房收拾妥当,卜凡拿着冰好的蜂蜜柠檬水,李振洋去国外带回来给他收藏装饰用的古董梅森罐,此刻漂浮着几片柠檬被端上了桌,岳明辉将冰冰凉凉的玻璃罐拿在手里,先开了口:“那个,昨晚上谢谢你了,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卜凡坐在他旁边,对自己想着人家打了一发这件事非常不齿,“没啊,岳哥你酒品很好啊,一点儿也不麻烦。”岳明辉心想这小子还挺上道,不错,那我也就接着演断片儿了,卜凡又说:“就是没经过你同意把你带我家来了,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儿,你手机,哦对了你手机......”将那屏幕被摔的跟蜘蛛网似的手机拿过来,“我过去的时候你已经把它给摔了,我就给你带回来了。”


岳明辉想把罐子贴在脸上降降温,这茬儿他是真不记得了,怎么回事儿岳明辉?怎么还砸上手机了?几岁了?在心里质问自己的岳明辉假笑着接过手机:“碎了就扔了呗还拿回来干嘛呀,真是麻烦你了小卜。”拿回来当我耍酒疯的罪证吗?无理取闹岳明辉。



2018-06-24 8 42
评论(8)
热度(42)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