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不喜欢你是我的错觉9

卜凡没那么讲究,随便换了个T恤穿了条松松垮垮的运动裤就准备出门,他换裤子也没避着岳明辉,大大咧咧的就脱了身上的家居裤,岳明辉装做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了,他之前还觉得卜凡是不是故意买的大码的内裤,这一瞄,确实,鼓鼓囊囊的一大包,唔,看来是习惯放在左边,自尊心再一次小小的受挫,不高心的瘪了瘪嘴跟着换好衣服的卜凡拿了两个大的环保购物袋就一起出了门。

到了菜市场,岳明辉有些震惊,他不是没有买过菜,只是以前在英国和回国之后都是去超市里买的包装好的,这种户外的菜市场他还真的没有来过,还好这会儿买菜的人不多了,摊主们都吃饭的吃饭打牌的打牌,自己选菜也没别人挤,他跟着卜凡,看他熟悉的在各个摊位之间游窜,挑起菜来也不含糊,这种感觉非常奇妙,好像两个人已经这样过了很久似的,并且意外的觉得还不错,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卜凡就打断了他的思路:“岳哥你爱吃什么鱼啊?”

他这才发现两人已经走到了卖鱼的地方,好奇的伸出手指头去戳鱼眼睛,嘴上敷衍着:“都行你看着买吧。”发现旁边居然还有八爪鱼,伸手过去戳戳戳,感受到手被吸住,那种奇异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怪叫出声。

旁边挑鱼的卜凡听见他鬼叫拿余光瞟了了一眼,没有转头看他,继续挑鱼,心里想着”看你那小没见识的样儿”,看着面前的鱼嘴角绷不住的往上扬,笑的卖鱼阿姨以为自己卖的是什么绝世美人鱼,买好鱼付了钱岳明辉折磨完八爪鱼又开始在那儿玩儿鱼眼睛,“我好想给他戳爆了。”

卜凡无语的在卖鱼阿姨警惕的目光中把他拉走,“你把人家的卖相都弄得不好了。”岳明辉还沉浸在刚才的奇妙体验中,问卜凡:“你说那个八爪鱼能不能放身上按摩一下子?”技术宅卜凡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鼻根有点儿痒,赶紧伸手摸了摸鼻子看看有没有流鼻血,前面的岳明辉丝毫没有感受到危险,蹦跶着往前走,头上的小揪揪看起来特别有弹性的跟着他的动作上下弹动,半天没听到答复回头瞅他一眼:“问你话呐!”卜凡回神:“你这都什么奇思妙想,幼不幼稚啊?”岳明辉听了转身作势要揍他:“说谁幼稚呢你,哥哥我这叫有探索精神懂不懂?”卜凡配合的躲了躲说:“不懂!你闻闻你手现在什么味儿吧先!”

岳明辉把手举起来闻了闻,险些没被熏晕过去,一股子腥味儿扑面而来,能不难闻吗,刚才又是捏鱼眼睛又是戳八爪鱼的,他嫌弃的把手伸到卜凡鼻子底下,“天呐这也太难闻了吧!你闻闻!”卜凡把他手拨开,“难闻你还给我闻啊!谁让你刚才糟蹋人家黄花大闺鱼的。”岳明辉脸都快皱成包子了,非要找地方洗手,卜凡厚着脸皮冲着调料铺子的大妈喊姐姐,问人家借水龙头给娇气包岳少爷洗手,岳明辉拿着肥皂洗了三四遍,终于觉得味儿没那么大了,一路闻着手指头打打闹闹的,买完东西回了家。

经历了一场菜市场大冒险,两人的关系有明显升温,岳明辉倒是没觉出来什么,卜凡一直都是那个哈士奇样子,卜凡心里美滋滋的,洗菜都哼着小曲儿,表面上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他能感觉到岳明辉在他面前放松了不少,像是剥开外壳的水煮蛋,漏出了里面白白嫩嫩的蛋清,看着就想让人咬一口,亲一亲,虽然还没能亲口去尝尝他的味道,但就两人相处时间来讲,可谓是成绩斐然,卜凡此刻充满了自信能将人拿下,我,卜凡凡,魅力无人可挡。

今天学校里不知道在干嘛,好大的油漆味,熏的我头晕晕

2018-06-26 8 35
评论(8)
热度(35)
© fall in sss/Powered by LOFTER